中共四川省委臺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一級巡視員
二級巡視員
  羅治平
張  軍
趙  宇
孫樹學
楊希平
楊志學 劉浩
白剛
專題 更多>>
·兩岸新媒體“掌上蜀SHOW
·兩岸新媒體“掌上蜀SHOW
·第三屆臺灣傳媒大學生實習暨
·第九屆臺灣學生天府夏令營
·蜀意我創 川臺學生文化創意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四川資訊
手中有活干 小康路更寬——來自我國大西南地區“三區三州”產業扶貧的報告
2020-07-09 12:05:17    華夏經緯網

  新華社成都7月9日電 題:手中有活干 小康路更寬——來自我國大西南地區“三區三州”產業扶貧的報告

  新華社記者李力可、劉洪明、楊靜

  “三區三州”是我國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如何實現脫貧目標?脫貧后如何可持續發展、穩步邁向小康之路?記者采訪發現,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關鍵時點,我國大西南的“三區三州”地區從政府到企業、到群眾,正因地制宜,積極探索產業扶貧、產業穩住脫貧成果、產業振興鄉村的路子,各類扶貧產業在“三區三州”落地生根。

  產業支撐脫貧攻堅

  產業扶貧是撬動貧困地區發展、增加貧困農戶收入的重要途徑。近年來,在廣大的“三區三州”地區,脫貧方式多種多樣,而產業扶貧在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特合村第一書記劉驥告訴記者,通過整合產業發展資金和與公司合作,村里新建成了6個生豬代養場,每年可為每戶貧困戶分紅1000元,在產業帶動下,該村貧困戶人均年收入已超萬元,貧困發生率從29.6%降至2.19%。

  貧困人口從2013年的51.8萬減少到2019年末的17.8萬,貧困發生率在6年間降低到4%,產業對涼山脫貧的帶動作用不可忽視。據統計,涼山全州種養大戶已突破10萬戶,各類經營主體農戶帶動面達75%以上,50%以上的已脫貧人口中依靠發展農業產業實現脫貧。

  2016年以來,西藏累計投入362億元實施扶貧產業項目2661個,帶動了23.8萬人脫貧。而在四川藏區,2019年甘孜藏族自治州投入財政扶貧專項資金132億元,全面推進貧困村與非貧困村、貧困戶與非貧困戶統籌發展,實現7125戶3.1萬人脫貧,貧困發生率降至0.23%。

  在云南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2015年以來,當地累計投入產業發展資金4.3億元,中藥材、特色畜禽、高原雜糧、蔬菜等優勢產業不斷發展壯大,綜合貧困發生率降到了2019年底的0.38%……宜農則農、宜牧則牧、宜游則游,記者看到,產業扶貧作為脫貧攻堅的“第一工程”,筑牢了“三區三州”的脫貧根基。

  產業發展“準又穩”

  在“三區三州”地區,復雜的地形地貌和氣候條件在塑造了獨特的自然景觀的同時,也曾是制約當地產業發展的屏障。而如今,記者經常能聽到“生態是最脆弱的資源、也是最寶貴的資源”的說法。依托生態本底,找準產業發展方向、把穩脫貧基礎,農林產業、現代農業、扶貧車間、鄉村旅游等不同產業發展,讓困難群眾從“看天吃飯”變為“靠產業吃飯”。

  “工作的地方離家只有2公里,每月工資4000元,再也不用四處打工了!苯衲45歲的索朗,在西藏日喀則市謝通門縣達那答鄉一家產業扶貧企業工作。他所在的企業主要從事食用菌生產加工,目前日產食用菌2噸至3噸,127名工人中68人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從田間地頭到扶貧車間,扶貧產業鏈越來越完善,現代農業挑起了“三區三州”穩定脫貧的“金扁擔”。

  在四川涼山,綿陽市涪城區、佛山市禪城區對口幫扶工作領導小組與昭覺縣共同組建的涪昭現代農業產業園區,已經建設了標準蔬菜、食用菌種植大棚500余畝,三年內將建成占地5000畝的現代農業園區。2019年,涼山東西部扶貧協作幫扶資金到位7.7億元!按蜈A脫貧攻堅戰,東西部產業合作是促進產業發展帶動脫貧的重要舉措!睆膹V東佛山市到涼山州昭覺縣掛職縣委副書記的徐航深有體會。

  而在三江并流的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全州30個旅游扶貧示范村正加快建設,依托特色旅游資源培育750戶旅游扶貧示范戶。當地群眾依靠旅游產業,實現了樓上居住樓下就業。

  為全面小康注入活力

  產業扶貧,不僅是“三區三州”地區脫貧的“定心丸”,更是奔小康的“強心針”。

  灣地溝村是四川甘孜州雅江縣53個貧困村之一,全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6戶52人。在有關方面的定點幫扶下,灣地溝村依托海拔相對較低、日照充足、林多地少、水質優良的自然條件,由幫扶單位、企業和村合作社共同出資360萬元,在村里建設了大型養殖場,4年來共向村民分紅80余萬元,為貧困戶增收脫貧起到了重要作用。幫扶干部張會東告訴記者,2019年,該村貧困戶人均分紅達到了1000元,非貧困戶人均分紅730元。

  在海拔4250米的西藏那曲市色尼區羅瑪鎮普拉村,從草場深處搬遷到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布次仁實現了養牦牛的夢想,成為牦牛牧場職工的一家三口人均年收入如今已經達到3萬元!拔覍W到了養殖和牧場管理技術,兒子正在學習駕駛,希望成為牧場的駕駛員!

  手中有活干,奔小康更有信心。扶貧產業實現了深度貧困地區生態資源到產業價值的轉換,如今,特色優勢產業變成了“三區三州”地區的“金字招牌”,為脫貧奔小康注入了強大的競爭力。

來源: 新華網
  相關文章
·走進蜀門重鎮,一步一景、步步生景 解碼崇州全域旅游
·多城試點效果不錯 長期護理險試點擴圍
·成都發現有6000多座墓葬的“通史式”古代墓群
·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2020年全球首對圈養大熊貓雙胞胎名字揭曉:“熱干面”“蛋烘糕”
·“來成都·正Gai耍青羊”!成都青羊區等你解鎖萬款消費福利
pk10